必发bifa88网页版-必发娱乐官方网站手机版

但参预契约缔结的英帝国侵略军头子璞鼎查却肯

2019-10-14 14:38栏目:历史事件
TAG:

“租界”,是帝国主义列强凭借武力的威逼和欺诈的手段,在我国重要商业城市里强占一定的区域,做为他们居住和管理的地方。在租界里,侵略者建立了完全不受中国行政系统管辖和法律制度约束的统治制度,即帝国主义的殖民制度。所以,人们称租界为“国中之国”。租界这个畸形怪物的出现,是中国社会半殖民地化的一个重要标志。租界的历史,就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血腥的罪恶史。 租界的创设 1842年,在英国侵略者的炮口下,清政府同英国签订了屈辱的《南京条约》。条约允许英人携所属家眷寄居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处通商口岸。第二年,《南京条约》附件《虎门条约》规定:在通商口岸,中英两国官员商定地方,准许英人租赁房屋或基地。本来,这一规定是说英国人只能在通商口岸的一定地区内租赁房屋、土地,在那儿居住和从事贸易。而英国侵略者却将此条规定歪曲成,在通商口岸硬行划出一块地方,供外国人居住、占用。他们还借口什么华洋分居,避免事端,以便于管理,有利贸易,以此诱使清朝官员接受。 1843年10月底,上海正式宣布开埠通商。不久,英国驻上海第一任领事巴富尔到任。他一到上海,就察看地段,想设立租界,向清政府提出土地卖绝的要求。这为当时中国法律所不允许,开始遭到拒绝。巴富尔大耍赖皮,死缠着上海地方政府不放,直到1845年,苏松太①道宫慕久,被迫以其名义,用告示形式,公布了他同巴富尔签订的《上海租地章程》。其中规定:“洋泾浜②以北,李家庄③以南之地,准租与英国商人,为建筑房舍及居住之用。”这样,英国开创了帝国主义在中国境内划定租界的权利,在上海建立了第一个租界。 随后,美、法、俄、日、意、比、奥匈等帝国主义国家,竞相效尤。到1904年,近60年间,帝国主义列强在我国上海、广州、厦门、福州、天津、镇江、汉口、九江、烟台、芜湖、重庆、杭州、苏州、沙市、长沙、鼓浪屿等16个市区强占有“租界”。 变相的殖民地 租界创设初期,中国政府对租界内的行政、司法有干预权,并保留有租界内的领土主权。1845年《上海租地章程》写明:“租界内土地为永租而非卖绝。”但随着帝国主义对中国侵略的加深,侵略者巧取豪夺,使帝国主义在租界的地位日益巩固,租界的范围,不断扩大。相反,中国在租界内保留的权利逐渐被侵夺,以至削除。如上海英租界,1845年面积为55.8公顷。英商擅自在租界外面修筑连接租界的马路。随后,他们又在马路两侧强占土地,建造房屋。1848年英驻沪领事阿礼国,借“青浦事件”④,强迫新任上海台道麟桂,重新修订租地章程,承认既成事实,将租界面积扩展到188公顷。1853年春,太平军占领南京,上海形势岌岌可危。英、法、美三国领事商定组织义勇队,保护租界。9月,小刀会⑤攻占上海。英、法、美三国领事于次年7月会商,成立工部局。工部局是帝国主义在“租界”的殖民政府,下设警备、工务、财政税务、交通、学务、公用、卫生、宣传等十几个委员会。此后,上海道台通知各国领事,请其报告租界内受雇于洋商的华人情况。而外国领事声称如道台欲拘捕租界内华人,可开示姓名及所犯罪状,由领事查明其人是否受雇于洋商,拒绝提供租界内受雇于洋商的华人情况。中国的司法权开始在租界内丧失。1864年,上海道在租界设立“会审公廨”。案件由中方官员主审,西方官员会审。后来,外国侵略者千方百计地控制这个司法机关。辛亥革命爆发,中国法官逃跑,外国领事出面维持会审公廨,工部局出钱聘请中国人充当审判官,司法权全部落入帝国主义之手。1860年,太平军攻克苏杭,避居上海租界内的中国人达30万,到1862年猛增到50多万。上海道台致函英领事,请其助查租界华人数目,以便向他们征收税款,遭到拒绝。相反,工部局却可以命令租界内的华人向他们纳税。中国对租界内华人的证税权被帝国主义无理剥夺了。 随着中国在租界内各项主权的丧失,租界实际上成了帝国主义的变相殖民地。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租界内“实行了完全独立于中国的行政系统和法律制度以外的另外一套统治制度,即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制度”。⑥英国驻上海领事阿礼国曾以一个殖民主义者的口吻,毫不隐讳地说:上梅租界,“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 地狱和乐园 100多年来,租界始终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桥头堡。 1860年,太平军进攻上海,英法领事公开声明,帮助清军保护上海,指挥义勇队袭击太平军。1900年,唐才常组织自立军策划会党起义。指挥机关设在汉口英租界。起义前夕,英国侵略者勾结清政府,查抄了起义指挥机关,唐才常等20多人被处死。1911年10月,资产阶级革命党在汉口俄租界内制造炸弹,不慎爆炸。俄国巡捕乘机搜查起义指挥部,将起义文告、名册、旗帜抄走,通知清政府,大肆捕杀革命党人。1925年5月,上海日本纱厂资本家枪杀共产党员、工人顾正红。5月30日,上海爱国学生2000多人,在公共租界游行示威,抗议帝国主义暴行。英国巡捕逮走许多爱国学生。随后,上万群众聚集在南京路英国巡捕房前,要求释放学生,高呼“打倒帝国主义”。英国巡捕向群众开枪,当场打死打伤数十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 租界是帝国主义对中国进行经济掠夺的根据地。帝国主义的资本输出集中在租界里。以天津为例,帝国主义租界集中在以紫竹林为中心的海河两岸。帝国主义在那里兴建了众多码头、仓库、银行。当时,天津的对外贸易业务,如汇兑、仓储、海运等,绝大部分操纵在洋商手里,同时还把持着海关大权。他们利用天津港口,大量掠夺我国的各种物资,倾销他们的工业品。外国资本家还在租界设立加工工业。这本来是条约中所没有的,但腐败的清政府根本不敢禁止。这样,外国资本家,在租界内,充分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原料,经营近代工业。 租界是帝国主义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的据点。帝国主义在租界里建立教堂、创办学校,发行报刊,进行精神文化侵略活动。以美国在上海创办的圣约翰教会大学为例。这所大学打着“不问政治”,“研究学术”的幌子,引导中国青年脱离政治,漠视祖国的前途和民族的命运。这所大学利用学术交流、出版书籍等方式,向美国提供有关中国政治、经济、军事、工农业、商业、气象、资源等多方面情报,为美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服务。1919年6月3日,爱国学生在圣约翰大学第一次悬挂中国国旗。该校校长卜舫济恼羞成怒,公开撕毁中国国旗。这充分表明,这个高喊“不问政治”的帝国主义分子,正是以摧毁中国青年民族自尊心,泯灭中国青年革命意志,为帝国主义文化侵略政策服务,为最高原则的。就是这个帝国主义分子,1935年指使该校生物系研究中国昆虫。后来,美帝国主义在朝鲜战争中使用灭绝人性的细菌武器,现已经查明,其中有三种蝗虫,属于卜舫济向美国提出专题报告的249种蝗虫之列。 租界还是西方殖民者和冒险家的乐园。自五口通商租界设立以后,西方殖民者和冒险家,包括流氓、恶棍、歹徒、逃犯,纷纷来到中国的租界地,干尽一切罪恶的勾当,不受中国法律制裁。美国人丹涅特著的《美国人在东亚》一书中写道: 新口岸的开放,和对新贸易的无限的期待,招得世界各处的冒险家纷至沓来,这些人除去靠他们的“机智”为生而外,别无任何行当或职业。……人人都深感不安,中国人更是心怀危惧。在美国领事们的报告和委员们的公函中,象这类浪人的丑事、罪行和种种穷凶极恶勾当的记述,是不胜枚举的。 在租界里,中国人遭受百般压迫、侮辱和虐待。上海租界的电车,头等车厢供洋人乘坐,中国人只能坐三等车厢。在汉口租界,中国人力车夫必须穿上象犯人一样的“号衣”。上海租界公园门口,竖立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租界内的娼妓、赌博、贩卖毒品、贩卖人口,是受帝国主义保护的公开行当。汉口法租界巡捕房卫生检查所公开发行吸毒执照,最高售价50元一张。在赌场,被诱骗的中国人,把省吃俭用积攒下的钱,输光赌净,甚至倾家荡产,卖妻鬻儿,还有许多人被逼得投江自杀。挂着“慈善”招牌的上海公济医院,为了让一个头上长满痴痢的洋人“体面”,竟然到街上抓来一个中国人,强行揭去头皮,给洋人移植。更有甚者,租界里的洋巡捕拿中国人当活靶子,练习射击。 租界呀,租界!你是帝国主义豺狼的乐园,却是中国人民的地狱。 注释: ①1847年上海开埠后设上海道。 ②今延文东路。 ③今北京东路。 ④青浦事件,1848年三月,三个英国传教士违反规定,到青浦散发布道书,与当地看守粮船的水手发生争执,动手殴打,上海英国领事,得到美、法、比国领事支持,要中国“惩凶”,并以停关税、封锁运粮船相威胁。清政府屈辱地惩办了水手,撤换了上海道台。洋人更加嚣张。 ⑤小刀会是清末民间秘密结社。1853年9月,上海小刀会首领刘丽川发动起义,占领上海,坚持抗击清军和外国侵略者18个月。 ⑥ 《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毛泽东选集》第2卷。

巴富尔在上海安身后不久,就发布通告宣布上海于1843年11月17日正式开埠。开埠后一个半月内,就已经有11家洋行涌入上海滩。英国传教士、医生、领事馆人员等也纷至沓来。与此同时,从国内各地赶来的冒险家、暴发户、买办、金融家、商人甚至帮会流氓等各色人等也汇集其间。一时间,黄浦江中汽笛声不断,跑马路旁灯火彻夜长明,西装革履与长袍马褂摩肩接踵,四方土话与欧美语言混杂一处。

帝国主义列强运用武力直接侵略中国的同时,还在中国境内,强占租界,划分势力范围,造成“国中之国”的怪现象。 外国在中国“租借”租界,是从公元1842年《南京条约》签订后开始的,其中规定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处通商口岸,英国人可以带家属居住。第二年十月又签订了《虎门条约》,规定中国的地方官必须与英国官员议定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房屋及基地,准许英国人租赁。 公元1843年,英国第一任领事巴富尔到上海,跟上海道台宫慕久交涉,租下了城外黄浦江边上一百三十亩荒地作为领事馆区域。以后宫慕久又发出告示把黄浦江边的八百三十亩土地借给英国商人。英国人就在这个区域内修路架桥、树立路灯、种行道树、挖沟排水;其他国家的商人要在租地范围内建房、租赁房屋,必须首先向英国领事馆申请。这就是上海租界制度的基础。这以后,英国领事每年召集租地内的外国人开会,推举管码头、管道路的“委员会”。租界成了国中之国。 但是,即使这样,英国人仍然不满足,他们的胃口变得越来越大。公元1848年,发生了“青浦事件”。英国传教士都思等三人,违反外国人出行的范围,以一日往返为标准,并且不得在外过夜的规定,闯入江苏青浦传教,跟停泊在当地运送粮食的漕船水手发生摩擦。第二任领事阿礼国得到法国、美国、比利时等国领事的支持,硬说距上海九十里的青浦是在规定的范围之内,并且用军舰扣下北上的一千四百艘粮船,威胁清王朝。结果有关官员被革职,十名水手上刑具在海关前示众,其中两名被判徒刑、流放。 阿礼国以“青浦事件”为借口强逼新上台的上海道台麟桂答应扩充租界,整个租界面积达到二千八百二十亩。 法国人看了眼红,也在这一年,法国驻上海第一任领事敏体尼跟早已到达的法国天主教士商量,通过他们在上海的主教,在上海县城与英租界之间租赁房屋,设立领事馆。“青浦事件”之后,他们逼迫上海道台吴健彰,在公元1849年发布公告,把英租界以南的九百八十亩土地作为法租界区域。 美国人也不肯落在后面。美国第一任驻上海的领事吴利国,把领事馆设在英租界内。另一任美国领事到上海,跟上一任领事一样,在自己的领事馆升起美国国旗。英国领事对他们在英国租界升美国国旗一再提出抗议。英国领事事实上已经把在中国领土上的租界看成英国的领地。在法租界划定后,美国领事向上海道台提出抗议,反对其他国家在法租界内租地必须得到法国领事同意的规定。英国领事从自己利益出发也支持美国的态度。迫于帝国主义列强的压力,上海道台还答应把英租界北面的虹口一带划为美国租界。 公元1853年,在金能亨任美国驻上海代理领事的时候,英国正式同意美国人在英租界内租地可以不经过英国领事同意。这样,原来给予英国领事的专管特权和升旗的问题也得到解决。而法国领事本来的对法租界的专管权,因为英国和美国的反对,也没有严格实行。 过了十年,上海道台又被迫划出苏州河北岸七千八百五十六亩成为美国租界;接着美国租界和英国租界合并成为“公共租界”,直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扩展到八万亩。 其他西方国家也纷纷强占租界,到公元1904年,英、美、法、俄、德、日、意、比、奥等国在上海、广州、厦门、福州、天津、镇江、汉口、芜湖、重庆、杭州、苏州、沙市、长沙等十六个城市已经有租界三十多处。 在这些租界里,殖民地制度不断加强,中国在租界的权利渐渐被侵犯,被剥夺。西方列强在中国开辟的租界,是实际上的一个个国中之国。中国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化又深化了一步。

在早期英租界,领土主权、土地管辖权、司法权和行政权等还归清政府掌管。

在长达百年的时间里,作为列强侵略中国的跳板,租界成了中国土地上的“国中之国”,严重损害了中国的主权。然而在中外最初签署的不平等条约中,并没有租界这一说法,它的出现竟然是一名英国领事和一名中国地方官交易的结果。

事后,巴富尔又不失时机地来拜会宫慕久。“道台大人,我们之间的很多不愉快都是因为我们没有一块自己的居留地。我看中了县城外黄浦江边的那块荒滩,不知大人能不能卖给我们作居住用。”巴富尔设想买下整片土地,然后再分租转让给侨民。

此后,英租界当局多次单方面修改《上海土地章程》,权力不断扩大。租界逐渐发展成为集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警务权、军事权于一体,中国政府无权制约的“国中之国”。英国驻上海领事阿礼国曾露骨地表示,上海租界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在租界内,华人备受洋人凌辱,洋巡捕甚至拿中国人当活靶子,练习射击。娼妓、赌博、贩卖毒品和人口等也成了受租界当局保护的公开行当,租界成为了罪恶的代名词。

作为清政府的地方官,宫慕久当然不敢对朝廷签署的条约存有异议,于是双方很快就达成了一致。看到宫慕久那么爽快就敲定了开埠日期,巴富尔来了精神,来时他就琢磨着在上海县城内觅一上好地皮,建造气派的英国领事馆。“我初来贵地,今后与大人会常来常往。如果不嫌麻烦地话,能否请大人帮忙在城内物色一块地供建领事馆之用。”巴富尔不露声色地说。

随着人口和大笔资金的流入,英租界出现了繁荣景象。租界内土地、房屋价格暴涨。其中外滩一带的地价上涨最快,1852—1862年的十年间,平均涨幅高达200倍。同时,英租界当局乘局势动荡之机,逐渐夺取了对租界内华人的司法管辖权,独揽了租界内一切诉讼案件。

继英租界后,法国、美国等国也争先恐后地在中国设立租界。到1902年奥匈帝国在天津开辟租界为止,列强已先后在中国建立了27个租界,仅天津一地就有八处之多。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才从法律意义上实际收回租界,结束了这段长达百年的屈辱历史。

不久,住在上海城内的外国侨民陆续迁入租界。为防止华洋纠纷,巴富尔与宫慕久协商后还规定,租界内不准中国居民居住。到了后来,规定更加苛刻,华人只被允许白天进入租界做买卖,晚上必须回城,就连洋人雇的华人佣人也不得与主人同住。那时租界里的人口也很少。据记载,在租界出现两年后,外侨人数也仅有134人。租界里的生活设施也不健全,建筑基本上是一片“棚户区”。最早来上海的侨民,英国植物学家福钧曾这样回忆他住过的陋室:“每值晨雨,则衣被尽湿。天雪,则六出飞舞,自窗隙而进。”直到1849年初,各洋行才在外滩建起第一批砖木建筑,竹草棚子才慢慢被淘汰。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发bifa88网页版发布于历史事件,转载请注明出处:但参预契约缔结的英帝国侵略军头子璞鼎查却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