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bifa88网页版-必发娱乐官方网站手机版

爱新觉罗·多尔衮就得了病,大家且先看看爱新觉

2020-04-14 21:02栏目:历史事件
TAG:

图片 1

多尔衮的一生是谜一样的一生。他生前战功显赫、位至极尊,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权倾朝野;死后不到两个月又被追罪,全面清算、削爵、擢宗室、籍家产、罢庙享、断其后嗣、掘墓、开棺、鞭尸。

多尔衮一生战功卓着,争战察哈尔部、获传国玉玺,俘朝鲜国王家属。特别是在1641年开始的明清松锦大战中,洪承畴被俘投降,祖大寿率部投降,明朝山海关的据点除宁远外基本丢失殆尽。 公元1643年9月21日,皇太极突然去世,以代善为首的权臣为了避免大清帝国刚刚建国就陷入内乱和分裂,决定由6岁的福临继承大位、多尔衮和济尔哈朗为两大辅政大臣,但不久多尔衮肃清济尔哈朗和豪格的势力,造就了一家独大的局面。 自1644年起,多尔衮先后授封为大将军、叔父摄政王、皇叔父摄政王、皇父摄政王,满朝文武、王公贵族见了他,都是要列班跪送,后又取消了对顺治的行礼,他穿的朝服有八条龙,仅比皇帝的少一条龙,帽冠上为十三颗珠子,仅比皇帝的少一颗珠子,多尔衮的睿亲王府更是豪华壮观,大有和皇宫相比的趋势,完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此时多尔衮万人之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既爱权,更好色。他广开色路,在八旗女子中举办选美大赛,看上的,都拉上床。后又强娶侄儿豪格的老婆和朝鲜公主姐妹花,但他早年在战争中落下的病根也逐渐找上门来。 1639年松锦之战时,多尔衮就得了病。但因为作战太忙,多尔衮没有好好调养身体。他率军入关后,又独揽国家军政大事于一身,加之再加上爱好床上运动,纵欲过度,使他的身体日渐衰弱,经常感到头昏目眩,精力和体力逐渐下降。 特别是1649年他的亲弟弟多铎和阿济格的福晋,他的元妃博尔济吉特氏都因天花先后去世。给他的精神造成了巨大的压力,总感觉灾祸随时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11月13日,多尔衮因为有病,心绪烦躁,便率领诸王等人到边外去狩猎。但在行进之中,突然感到头晕目眩,跌落马下,膝盖跌伤,当地土民用石膏给他涂抹了伤口,他勉强支撑着继续前进。后来感到膝盖剧烈疼痛,难以忍受,胳臂无力,便急令回营。此时,诸王大臣们见他面色苍白、伏鞍不起,便慌慌忙忙地找来担架,将多尔衮抬至附近的喀喇城,不久死去,年仅39岁。 多尔衮的死讯传入京城,如晴空霹雳,举国震惊。顺治皇帝到东直门迎接多尔衮的灵柩并亲亲自举爵祭奠,按皇帝礼节下葬。 1651年2月,多尔衮死后仅2个月,顺治皇帝就削去爵位、黜出宗室、抄没财产,追夺一切封典,毁墓掘尸。 直至1778年,乾隆帝发布诏令,正式为多尔衮翻案,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下令为他修复坟茔,复其封号,追谥曰忠,补入玉牒。

历史上的多尔衮给后人留下了无数的谜:多尔衮与孝庄皇太后的关系之谜、争夺后金汗位失败之谜、争夺大清帝位失败之谜……

那么,夺位失败后,身为摄政王的多尔衮果真有过谋逆之心吗?

我们且先看看多尔衮当上摄政王之后对待几个关键人物的手段。

放纵福临玩乐不让其学习

崇德八年(公元1643年)八月二十六日,福临在盛京皇宫即皇帝位。当时他不满六岁,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他与其他满族孩童一样,从小就喜欢骑射玩耍,这是孩子们的天性,其他的事情无暇顾及。好在有睿亲王多尔衮和郑亲王济尔哈朗辅政,国家大事自由他们处理。这使多尔衮达到了预期目的,他可以毫无顾忌了。

多尔衮对福临采取放纵的态度,任其每天耽于玩乐之中。都察院承政满达海、给事中郝杰等曾多次上疏,请示为福临遴选博学明经儒士,“朝夕论讲,及时典章”,目的是从小教导福临懂得治国安邦的道理和方法。不久大学士冯铨、洪承畴也联名上疏多尔衮,奏请为福临“择满汉词臣,朝夕讲进”。

然而多尔衮以皇上幼冲,不宜过早讲进为由,统统给批驳了回去。他选派了亲信护从每天去福临身边侍候,经常带他出城习马,有时福临从马背上掉了下来,他们见了并不在意,反而奚落福临一顿。他们之所以敢如此放肆,是因为有多尔衮撑腰,不把小皇帝放在眼里。

将济尔哈朗挤出决策中心

同为摄政王的郑亲王济尔哈朗于顺治元年正月,请多尔衮居于两摄政王首席,以发挥他的才能。然而,多尔衮一朝大权在手,便紧锣密鼓、大肆扩充自己的权势,独断专行,首先罢免了诸王贝勒管理部院事务的权力,宣布自己“身任国政”,接着便挟嫌报复,向自己的主要政敌豪格开刀,将皇兄豪格废为庶人。

济尔哈朗感到此人阴险毒辣,担心他会加害于小皇帝及皇太后,因此,在八月底迁都北京过程中,为确保幼帝及两宫皇太后等皇眷安全,临时改变八旗原有排列顺序,把自己所属、原列于右翼最后行进的镶蓝旗调到前面,靠近正黄旗立营,将皇兄豪格的、原列于左翼末尾的正蓝旗调到镶白旗之前、正白旗之后,将两白旗隔开,防止多尔衮有所动作。豪格前不久遭受打击,把正蓝旗移到前面,还有对豪格信任与同情之意。这样做是济尔哈朗与皇太后共同的意思,由济尔哈朗主持实施。

当初在讨论皇位继承人时,济尔哈朗曾先主张立豪格,后同意立福临,就是没投多尔衮的票,多尔衮早就耿耿于怀。现在济尔哈朗又暗示他有篡位野心,更加怀恨在心。于是到北京以后,多尔衮先将济尔哈朗从摄政王中挤掉,降为辅政王,接着又搜集材料,制造罪名,横加迫害。顺治四年正月,多尔衮说郑亲王营造王府时,殿堂的台基违制,并擅立铜狮、龟、鹤等,罚银2000两。

大致就在这前后,多尔衮曾令他的亲弟弟多铎和济尔哈朗共听政务。不久,济尔哈朗便被罢辅政之任,而多铎被晋封为辅政叔王。济尔哈朗就这样被挤出了决策中心。

拔掉眼中钉豪格霸占其正妃

豪格是多尔衮的眼中钉、肉中刺,很难逃出他的掌心。福临出面为长兄昭雪,多尔衮无可奈何,就在豪格被复封为和硕肃亲王的当月,即顺治元年十月,在清军两路出击南明和大顺军的同时,多尔衮派豪格率军下山东,帮助平定地方,稳定漕运之路国;并与出击南明的军队相策应,进攻江北的南明镇将高杰、许定国等,为清军渡江做准备。豪格完成预定任务,于顺治二年初奉命班师返京,竟然丝毫没有得到奖赏。

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正月二十一日,多尔衮命豪格为靖远大将军,统兵征讨四川的张献忠农民起义政权。一同前往的将领有很多是多尔衮恨之入骨的两黄旗属人。豪格率军于三月下旬到达西安,随即发兵攻打在陕西的大顺农民军余部和地方起义军。平定陕西后,从十一月起,又率军自陕西入四川,在百丈关接受了张献忠部将刘进忠的投降。然后在刘进忠的引导下,进入张献忠驻地西充。张献忠在混战中阵亡。豪格乘胜前进,平定了四川起义军。

然而,顺治五年(公元1648年)二月,豪格回到北京,等待他的却不是论功行赏,而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冷清。

三月四日,多尔衮以“谋立豪格”为中心罪名的系列大冤案出笼,济尔哈朗、两黄旗大臣、镶蓝旗大臣,均因曾议立和同情豪格获罪。多尔衮从整治郑亲王到整治两黄旗,最后冲向豪格,气势汹汹,非“一网打尽”不罢休。

三月六日,多尔衮宣布了七拼八凑的豪格罪状:征战四川已有两年,地方却并未全部平定;对随征将领冒功不予处理;屡教不改,对多尔衮的“三次戒饬,犹不引咎”等等。于是诸王大臣议其罪应死。

多尔衮将豪格的心腹俄莫克图、扬善、伊成格、罗硕等人以“附王为乱”的罪名处死。如果不是福临出面涕泣不食,衰求宽恕长兄,豪格也早就成为刀下之鬼了。顺治皇帝一再出面阻止,豪格才免于死罪。多尔衮命将他幽禁起来,但他终究没有逃出多尔衮的手心,最后冤死在狱中,年仅40岁。

顺治六年十二月,多尔衮元妃病亡,次年正月,豪格的正妃竟被多尔衮娶入府中。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发bifa88网页版发布于历史事件,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新觉罗·多尔衮就得了病,大家且先看看爱新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