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bifa88网页版-必发娱乐官方网站手机版

《心》是篇真正教人悟的文章,故般若波蜜咒即

2019-10-19 11:27栏目:历史事件
TAG:

成佛捷 明心性雪峰千年前,要到之外,至少需要一百天的光,今天,一日可。 百年前,要捎信百之外人,至少需要天光,今天,短信,指一。 以前,要成佛,需要戒定慧,需要十或十年禅修,今天,不需要婆婆,只要能明心性,一夜可成佛。 因制宜,是道的安排,也是快速“收割”的需要。 成佛的在於明心性。 什是明心性的“心”? 心不是生理上那物的肉,而是眼耳鼻舌身意客物和反物境的反引起的念和所思所想,心因而生,不生,如平水面,有浪起,不起浪,有浪浪,全有。如果眼睛看不到什,耳朵不到什,鼻子不到什,舌不到什,身感不到什,意感悟不到什,那,心是不存在的,也就是心可。所以,心不在身的某特定部位,不在大,也不在心,更不在後跟上,而在生命反物的行程序。 明白了以上於心的道理,就叫“明心”。 什是明心性的“性”? 性就是“妙之”,就是如,就是沌元初,就是生命的反物,就是佛,就是上帝的意,就是宇宙的本性,就是道的律法和生命的化原理。 一切事物都有性,山有山性,水有水性,有性,人有人性,男有男性,女有女性,仙有仙性,佛有佛性,宇宙36空各有各的空性。 有性,就有宇宙;有性,就有生命。 明白了於性的性,就叫“性”。 何“明心性”? 明心才能性,心若迷,性,所以叫“明心性”。 走一黑屋子,什也看不,只能摸索,打,哇!屋子的一切都清清楚楚(建夜晚自一感受一下。)亮的一霎那就叫“明心”,看到了屋子的一切就叫“性”。 有三杯水,一杯是打水,一杯是白糖水,一杯是水,若我事先不知情,我法判三杯水是什水,甚至地它都是普通的水,分拿起喝一口,哇!一杯,一杯甜,一杯。喝口的一那叫“明心”,知道了三杯水的特性叫“性”。 不“明心”,叫芸芸生;“明心”了,叫人。 不“性”,叫盲人,叫人、俗人、凡人、人;“性”了,叫仙人,叫佛。 如果我人生和生命依然迷惘,明我尚未明心性;如果我明白了人生的意和生命的化秘,明我已明心性了,我就是佛了。按照生命禅院理念,就是元初了。 “明心”的最佳法就是迦牟尼佛的“生住心,”不住色生心,不住、香、味、、法生心,“所住而生其心。”上,叫心,到心,就性了。 《般若波蜜多心》也能助我一臂之力明心性。 “自在菩。行深般若波蜜多。照五皆空。度一切苦厄。利子。色不空。空不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亦如是。利子。是法空相。不生不。不垢不。不增不。是故空中色。受想行。眼耳鼻舌身意。色香味法。眼界。乃至意界。明。亦明。乃至老死。亦老死。苦集道。智亦得。以所得故。菩提。依般若波蜜多故。心。故。有恐怖。倒想。究竟涅。三世佛。依般若波蜜多故。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上咒。是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不。故般若波蜜多咒即咒曰。 揭帝揭帝。般揭帝。般僧揭帝。菩提僧莎诃。” 《禅院大篇》乾坤元初的《宇宙的主旋律》也能“性”。 有到篇文章的人早日成佛!自:生命禅院法船

1

全文:

了很多遍心,才其深的意理中悟出一意。佛法是大的,《心》是篇真正教人悟的文章。

摩诃般若波蜜大明咒

自在菩,行深般若波蜜多,照五皆空,度一切苦厄。利子,色不空,空不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亦如是。利子,是法空相,不生不,不垢不,不增不。是故空中色,受想行,眼耳鼻舌身意,色香味法,眼界,乃至意界。明,亦明,乃至老死,亦老死。苦集道,智亦得。以所得故,菩提,依般若波蜜多故,心,故,有恐怖,倒想,究竟涅磐。三世佛,依般若波蜜多故,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上咒,是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不。故般若波蜜多咒,即咒曰:揭谛揭谛波揭谛波僧揭谛菩提婆诃。

自由自在的菩用般若智慧言身教生,依靠自心的心智慧,生死的一到安解的那一。世像等同於空,得到的、希望的、作的、知道的、究都是空。各相不生不,不垢不,不增不,所以宇宙中其是什西都不存在。是有相的。我的享受、我的欲望、我的作、我的明了、和看到的、到的、到的、到的、摸到的、感到的、一切都是妄的。有距,有意,有不明了的,也有能明了的。以至於有死也有不死。有什法得到的存在的西永,所以有什可以真正有。

姚秦天竺三藏鸠摩什

文:【自在菩,行深般若波蜜多,照五皆空。】心何故如是我、一、佛在某等六成就,以明是佛呢?唐太宗,有一位名玄奘法,在家姓,十二跟哥哥出家,出了家後,一切典,有些典是鸠摩什法翻,有些典是的法翻,他有些句生疑,很想到印度取,後在四川成都,遇到一位老和尚,身生疥癞,人不敢近,惟有年的玄奘法,以一同情心侍奉他,他洗血,,不久,老和尚的疥癞病痊愈,老和尚感他治之恩,以,惟有一部,可以口他,就是一部心,一共二百六十字,念了一遍,玄奘法便在心,後把它出,一字也有更改;鸠摩什法也有翻部心,名叫摩诃般若波蜜多心,有如是我等,但不及老和尚玄奘法所的那流利清楚,那位老和尚又是甚人呢?他就是音菩。玄奘法後到印度取,八百沙漠,上,下走,中人,惟多鬼怪,念任何也不能降服,一念心,所有邪魔鬼怪藏,仗心的功德神力,成功到印度取,十五年後回中土,成,心翻典。心之神力是音菩,心之智力是大智文殊利菩,心的法力,就是大行普菩,心中的力,就是地藏王菩。部心是音菩教我明心,凡夫末明心,起作,受生死苦,所以文中:自在菩行深般若波蜜多,照五皆空,度一切苦厄。一始就教我要自己,自己不不能度自己,自己就能度自己,要生,生就能度生,佛自己,也生,故佛成佛度生。:‘十方如,同共一法身,一心一智慧,力畏亦然。’十方如同一心,心,阿陀佛的心迦佛的心相同,迦如的心琉璃光如的心亦相同,所以十力量佛都是一心,返生心,不同,因生的心是妄心,妄心又如何相同,你有你的妄,我有我的妄,一百人有一百人的妄,所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何自在?法,病落,一切生始劫以,背了自己的菩提心而去法,背菩提心法是非常危的,所以於一切法不得自在,被法所,菩提心色,便著色,色所,不得自在,菩提心,便染,被音所,不得自在,菩提心嗅香,香所染,香所,不得自在,菩提心,著了言文字,亦不得自在,菩提心,昧著了,所,不得自在,在何呢?皆由背了自己的心而一切法,著一切法,於一切法不得自在,若能背法心,心明法空,於一切法得自在,故音菩的‘’字,不是叫我法,若金,可能起心:色著色,名求名,所以要境-三界之境、六之境、人天之境、有,目前之境,而自己的心,心心,心空境寂,一切法如幻如化,於一切法得自在。大悲忏,音菩:‘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我若向火,火自枯竭,我若向地,地自消,我若向鬼,鬼自,我若向修,心自伏,我若向畜生,自得大智慧。’音菩心,於一切法得自在,故名自在。 普品: 假使害意,推落大火坑,念彼音力,火坑成池-於火坑得自在。 或漂流巨海,鬼,念彼音力,波浪不能-於水得自在。 或遭王苦,刑欲,念彼音力,刀段段-於王得自在。 或值怨,各刀加害,念彼音力,即起慈心-於怨得自在。 音菩不但於得自在,於嗔三毒亦得自在,亦令受持音菩的人得自在。 若有女人,欲求男,拜供世音菩,便生福德智慧之男,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友-於求男求女得自在。 但供音菩,受持供河沙菩的功德相同-所一多自在。 以何身得度,即何身而法-於一切身得自在。有些人把‘自在’解作自己所在,那自己又是甚?自己要自己,自已是生:只生迷了佛,得生便得佛,不是佛迷了生,度了生便迷,不迷便佛,佛是生所成,一定要生,如、水,面粉所成,是故一定要面粉。下文照五皆空,五就是色、受、想、行、,如何照五皆空呢?要用般若力,般若不是向外求,而是向。自己就是五,五空,度一切苦厄,若被五所覆,便不能自己,所以人人念佛,也不得念佛是,因被五所覆,因此要加般若力,所行深般若波蜜多,照五皆空。但‘深’字很重要,大乘深般若,小乘小般若,我深般若是大乘的般若,般若必定深,我念佛,佛何出呢?你要看!越看越深,不容易看到底,所以如者,所,亦所去,故名如,我看念佛是,亦有,惟有看他那地方出,就那地方直看下去,法有,是故看不到,若有,如便不是所,而是有所,既然如所,佛亦所,既,便是深,是故甚深般若底。然看不到佛何,但已入了另一世界,而世便空了,你看甚,看念佛是、看自己拜佛、看自己、看生何,死往何去,一切法都,甚深!甚深!故般若深般若。有些有善根的人,坐禅身空了,他使恐起,切不要恐,身然空了,但心末空嘛!身空的候,心便出,你再看心,心有量的妄想,你便看些妄想,量的妄想不生,那你的涅心便出,所以在深般若中,音菩照五皆空。五就是生,五也就是自己,各位若想自己,你自己就是五,即覆之意,五覆佛性,菩提心被五所覆,一定要空了五,菩提心才出:我在心名叫妄想心,不是菩提心,亦不道心,可以是人我是非,名利的心,五空菩提心,菩提心起修,直修至成佛。生世界也要空五:劫就是色,就是想,就是受,生就是行,命就是,空了五便能到世界自性陀,唯心土。迦佛所的一切典,都教我空五,心故然如此,陀五即空五,妙法五百由旬到所,五百由旬亦即五,乃至解深密空八,八成四智,八也是五,眼耳鼻舌身便是受,所五是色,第六意是想,第七是行,第八阿耶便是,是故八便是五,唯教我八成四智,不是教我分甚名相,八即空五,四智即佛性,亦即是菩提心。‘行深般若波蜜多’的‘’字也要解一下:一切法唯所,唯心所,指去、在、未,去在未都行深般若,所去不可得,去便有般若,未不可得,未便有般若,在不可得,在便有般若,者,即去未在不可得,故名行深般若波蜜多。把六百卷大般若五千字的是金,再把五千字的金二百多字的是心,我在再把心一句,就是‘照五皆空’。音菩照五皆空,未的菩亦照五皆空,去的菩亦照五皆空,在佛的人亦要照五皆空,路就是行,把照五皆空,再一字――照!照即照,人人可以照,例如小孩子出外一定要照,不照便跌倒,或是走失了,行路要照呀,不照便踏著,或是坑,也要照,不照便,拜佛也要照,照便能所性空寂,感道交思,所以佛一拜,罪河沙;口心思惟,文入,照其,便中理,便能演中道理,持咒亦要照,照音那地方出,若能照看,跟著它入去,便能入定,一入定,世界便空了,生死的此岸,到涅的彼岸,娑婆的土,到毗性海。去有一位和尚,脾很,知客要他清,他使求情忏悔,此止,在藏香,一心持大悲咒,日夜用功,念了三年,跟著大悲咒一字一字的到了涅彼岸。持咒是一分法,若能跟著一字一字的走入去,便能世界,到另外一禅定的土去,俗三昧。禅又如何?禅更加要照,禅堂照,刻刻要照,但照我不懂呀,就是要照不懂,在不懂中而摸索,在不懂中究,不知一不懂,一切都不懂,人家你,你不懂,人家打你,你不懂,人家求名,你不懂,人家利,你不懂,是非人我,你不懂,念佛是?不懂,在地方,不防不懂一年,不懂年三年;老和尚‘拖死是’,行不知行-不懂,食不知食-不懂,而不-不懂,最後,不懂的疑情了,便悟,照五皆空,五空就是般若,般若便是佛性。所以一定要下苦功,用‘照’字,刻刻要照自己,一念都要照,善念可以保存,念要消,我一念,照念何,照念往何去,若能照自己的心念,受想行空,若照自己的色身,身空,但心未空,妄想生生,到粗妄想,後粗妄想熄,了妄想,妄想如流水一,古人流注生,州老人其急水上打皮球,念念不停留,如瀑布一,看生,其微生不停,再照,生已,寂前,便能心空及第,完全靠照字。所以修行不用多,照五皆空,留意那照字,照甚?照自己,自己就是五,何人五,五本空,迷的候才有,悟的候即,古人:色如聚沫,受如水泡,不苦受,很快便去,想如焰,打甚妄想也不在,行如芭蕉,落,到最後便成空,如幻化。以般若照五皆空,出三界火宅。【利子,是法空相,不生不,不垢不,不增不。】般若的功用,照五皆空,五空能度一切苦厄,一切苦厄度,然後才到法的清相,清是空的名,所以名法的空相。法的本面目就是空相,法的相亦是空相,法未曾空相,故是法空相,例如生死是一空相,迷的候以有,以般若之,生死是空的,不是生死然後有涅,生死下空就是涅:般若照本是空,空就是菩提,生也是本空,生得度者,一切法的相是空,是故一切法本以,不生不,不垢不,不增不。一切法不生,水中月有有生?生。水中月有有?。水中月生,一切法亦生。又水中月有有垢?-,污水也有水月,但不被污水所染,清水亦有月,亦不染清水,故不垢不。‘不增不’,大海一天次潮水,海水不增加,一天次退潮,亦不少,所以生成佛,佛性不增加,未成佛,佛性也不少,生土,佛性不清,地,佛性不染污,凡夫迥有生死,佛性生亦死,等於空-明暗去,空性生、垢、增。【是故空中色,受想行。】在法相的空相,色受想行的五,因此佛如不著色,不著受想行,法空相,五可得,是故法空相一生也,金:‘度量生,生得度者。’就是此意。在法相,色的相可得,色的性就是法的空相,空相色的相可得,楞咒、大悲咒的字可得,亦金的文可得,是故空中色。色,身便空,受想行,心亦空,所身心亡,身空心空佛前,就是因我的身不空,故有生老病死苦,心不空,故有生住,若身空,生老病死苦,心空,生住,身心亡,佛性前,所以佛,是很,很的事。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根以能生,根是生,如眼看色,色的候,或邪、或偷看,於是便作,又如眼金起心,美女起淫心,名名,食食,於是因眼根而。六根空即是清,不是作解,如眼根空,出生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五眼具足,所以眼根要空,否便作,耳根亦如是,若不空耳根,一切是非、淫歌曲,使人作,鼻舌身意亦如是,所六媒,自劫家,六根即六,劫去了真如佛性之。以般若照,到法的相是空相,是故空相中眼耳鼻舌身意,不是,是空,是清。

《心》告我要根佛所的,要用自心的“般若智慧”生死的一把自己渡到安解的那一。所言的“般若智慧”其就是我每人本有的清之心,寂之心,光明之心。不要在乎那些妄的受想行,得失辱。心有思念才能松解,放下一切才有恐慌怕,非份不的幻想,才究有生死得到安解。同把自心始放在的境界中。才得到最高的、平等的、真正的悟。

(大正藏No. 250)

注:

附《心》:

世音菩。行深般若波蜜。照五空。度一切苦厄。利弗。色空故相。受空故受相。想空故知相。行空故作相。空故相。何以故。利弗非色空。非空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亦如是。利弗是法空相。不生不。不垢不。不增不。是空法。非去非未非在。是故空中。色受想行。眼耳鼻舌身意。色香味法。眼界乃至意界。明亦明。乃至老死老死。苦集道。智亦得。以所得故。菩依般若波蜜故。心。故有恐怖。一切倒想苦。究竟涅。三世佛依般若波蜜故。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蜜是大明咒。上明咒。等等明咒。能除一切苦真不。故般若波蜜咒即咒曰



自在菩.行深般若波蜜多.照五皆空.渡一切苦厄.利子.色不空.空不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亦如是.利子.是法空相.不生不.不垢不.不增不.是故空中色.受想行.眼鼻舌身意.色香味法.眼界.乃至意界.明.亦明.乃至老死.亦老死.苦集道.智亦得.以所得故.菩提垛.依般若波蜜多故.心.故.有恐怖.倒想.究竟涅.三世佛.依般若波蜜多故.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上咒.是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不.故般若波蜜多咒.即咒曰.揭谛揭谛波揭谛.波曾揭谛.菩提婆诃.

竭帝竭帝 波竭帝 波僧竭帝 菩提僧莎呵摩诃般若波蜜大明咒

自在菩行深般若波蜜多照五皆空(看到五:形相、情欲、意念、行、心,都是空的)度一切苦厄利子色不空 空不色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受想行 (情欲、意念、行、心)亦如是利子是法空相 不生不不垢不 不增不是故空中色 受想行(也有情欲、意念、行和心)眼耳鼻舌身意 (有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色香味法(更有色、、香、味、、法等六)眼界 (有眼睛所能看到的界限)乃至意界(直到有心所能感受的界限)明 亦明乃至老死 亦老死苦集道 (有痛苦的集合以及修道的幻)智亦得 以所得故菩提陲 依般若波蜜多故心 故 有恐怖倒想 究竟涅三世佛 (去、在和未的三世佛)依般若波蜜多故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得到上、正宗、正的三佛果)故知般若波蜜多 是大神咒 是大明咒 是上咒是等等咒 能除一切苦 真不故般若波蜜多咒即咒曰 揭谛揭谛 波揭谛波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2

般若波密心解 凡人要度苦厄,了生死,成大,非自心下手不可。但要明白自心,只依二百六十字,已了。但空的道理不明白,自心的相貌也了。,最主要是性空的道理,不是世人所的空,那是空,他解佛法是消自了的。今把此判分七段,用白逐字逐句解,使世人明白空的真,不至造。由此一切苦厄,可大悲平等心救世,明佛法在社上的大用,是世界大同唯一的法。 是梵文,我名大智慧。因中文字其,所以仍用原文,且尊重字,所以不。般若,全是心的妙用。上自佛,下至生,不由此而成佛道,了生死,度苦厄。其性,是不生不的金;其相貌,是形的相;其妙用,乃是不可知的通神妙。般若,是人人有分的,佛和生都是平等的;不佛是了般若慧,生是有而不,被明所蒙住了。至於般若字,解有多字,“通世法出世法,融通,恰到好,而又不取法的大智慧。”才能其。因世法人事等等,都是佛法。佛是,能悟世上一切人情世故。了人道,才可成佛。之,入世出世,只是一心,倒,嗔迷,是六道生的心;如能空自在,不固,便是佛菩的心。所以世法,便有佛法;了般若,只有作孽受苦厄的分了。 此言彼岸;因有度字,所以假定一生死河,生在苦的此岸,要度到清的彼岸,用比喻,不是真有此岸彼岸。 是到的意思,是到了果位了。果位是究竟涅,涅就是清。 是上面的意思。到彼岸之上,才是究竟。在假分五步:第一步在此岸;第二步入流,是下了渡船了,是初心的人,亦是初果;第三步是中流,船在河中,如;第四步到了彼岸,是十地以下的菩,不是究竟;必第五步上岸,“多”去了船,即是去了法,除了心,斯是了的等菩和佛。 心是什?是影子,不能有,不能:所以形段,不是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和六(色、、香、味、、法)相起了,叫做六(眼、耳、鼻、舌、身、意),所以是集起的。就是心同外境集合而起的幻影,即名幻心;心中起的道理,叫做幻法;住幻我成幻,於是成熟了,就有六道生死。但造成生死的是幻心,要般若智慧了生死的,是要用幻心;成到佛,也是用幻心,你既然知道是幻的,那就有幻心造成幻法,一切人事等等,六道生死涅,不是一是幻的?由此可本有生死,都是冤枉造作。既生死,就用不著涅了,所以法空相,涅生死等空,即是此意。但又什分真心妄心呢?是不得已而替初的人,其心,根本不有,不可得,又分什真和妄呢?不幻心不能除,人事上一切的幻用不能,所以分真心妄心。真心是心之心,何以叫心之心呢?即是不起念,而知仍了了,分,寂然不的,此是真心;如一起了念,分人事,而可以心不倒,亦不逐境流浪,然到心本位,此是真心。至於念念流浪,不入了迷途,此名妄心,但本勿失的。部心,就教你的法子,用智慧照什是心?什是苦厄?又如何回到清寂心之心的本位?所以名般若波蜜多心。 【】有多意思:如“路”,指示我回真心之路的;“法”,一切方法;“”,通前後的理;“契”,契合各人的,各事的理,有解。在二百六十字,是文字般若,指示我照般若的方法;照此去做,相般若的究竟,不出生心行中事,所以是完全指我自身而的。 此共有七翻,是唐朝三藏大玄奘所,文是的,是深的。有七,意是一的。重意,不可徒在文字上死。此是替大乘菩登佛位的,表至高上的佛境,意境只有自己得,不出的,所以叫做字真。不是真的字,人自己自己的境界,到了如何地位;至於佛的境界,不是二乘人或十地以下的菩可以知的。我土人,大乘根器多而厚,所以不男的女的,字不字,都喜;譬如人香,人知道香味好,但多半不知道是什香;而受薰是平等的,所以不可思。以上竟。 【】定下了心,想那道理叫做。,是已到果地成的妙,不是因地初修作的,是大自在,般若的大大用已,心能,亦所,是能所忘的妙。 是可不可的自在,不是自由。自由是不肯受拘束的,但境不如你的意思,便苦了。有自在,是到能安,自然地不受境所困,一切好;亦不喜,苦亦不,知道他是本空,自己有主宰的。自在,是指大自在。 是菩提的,能自己悟,再能悟人的之菩;所以是人天的,三界的善知。三界是:欲界,由人的一部分下至五道;色界,指天道;色界,指禅天;是在六道中。菩分在家,出家,地前,登地,十地等,最高是一生菩,就是佛退位後,他接位的,如此土的勒佛,西方的世音大士。菩,是指十地等登佛位的大自在菩。 心行,心中起妙妙行的大用,作自利利他二事。 不是深的深,是不可量的意思,遍大,究竟上的妙行。 上面已解了,就菩的功行,已到究竟地,登彼岸之上了。 【】字系甚大,明到了境界的候,正是果位的候,已除一切,度苦厄,有的了。在下句“照五皆空,度一切苦厄”之後的意境,明大自在的光景,不可草草。 朗然照,余的意思,是功用的功用,毫不著意的照,心神通的了。 指色、受、想、行、,五事不分,叫做五。此言心和外境相合,名曰色。一色字,包括五字在,且包括外面一切一切有相相形形色色,面相相思想方面都在。外境原是色,而我的眼、耳、鼻、舌、身、意也是色;外色和色接了,就有受;既受了,就要去想象他,是想;想到了,心中一行念,是行;出那知,就是;所以受想行四也是色,是幻心幻起的作用,成就的幻法。五,是生造孽受苦成立六道生死的本,但也是般若,除,度苦厄,了生死的工具,也就是佛菩成大度生的工具。同要用五,只是佛菩能照本空,可以善用,不被所,生反被所;是在不,明空不明空之,不要指定不好的西,反生了偏。 包余,就是一切的意思。不但人空,法亦空,照亦空,因照亦是五,所以皆。 世上的人,往往不明白空的道理,:空就是有了。不知“空”有空、空、空相、空的分。今分:一空相,是有相的,如空屋,人了,空相破了,所以“有”“空”是相的,就是世人的有就是空了。上另有十八空,不必。

般若波蜜多心

至於佛上所的“空”,是空,是性空,是本空,是一切有相和合的,不是相的,不是有的,是有而空的。要明白空的意,先得明白:所宇宙一切形形色色,山河大地,日月星辰,下至一切用物、植物、物和我的身,都是有相相;有我的思想、道理、人事、人情、喜怒哀,都是相相;一切包括在,名曰色,在因地上是空的。因以上一切色,不出一件是有立自性的。第一有相的:拿布比,布有立自性,成布的,依於而成;不能自,必待棉花;棉花不能自有,必由子;子不能自,必人工天地肥等等。不必分析才空,在未成布成前,及正有布有,他的本身是由和合而成;因是因生,所以有,求其究竟相,竟不可得,身亦是如此。所以一切一切,自性,,因生,不可得的,所以是性空。第二相的:拿心,心是什?根本是不有,但只集起的是心。譬如夏天爽的席上,人睡得甜美之,候便有我,有心;忽然蚊咬了一口得了,得的便是蚊和我集合而起的心。此外一切都同此理,所以心也是自性,因生,,不可得的,所以是性空。因此物和心,一不是空。但是有而空,是幻有的,是性空,和一切一切分不的;不是心物之外另有空,也不是是空,那不是空的。所以到色,即不能空;到空,就不能一切色。但要明是生幻有,又切知道空是因地本空,是性空,非眼耳可以,其空。 既定知道一切一切是本空而幻有,那又何必取他是呢!但世上一切人事,如何可,我仍付;不是麻木心,只是勿住,行流水的到自在,才是真心空。佛空是道理,世上盲目妄加批,不可惜!世人果能明空,自然心勿取,那得心,嗔恨心,迷心,自不深入,天下有端的了。佛法不是社上最大的利益,有什迷信可呢!又修行人往往有口禅,:“莫著了空!”是怕他著空,正因他根本不曾明空,在空有二上作道理,格外不清了。所以明空破色,破色心空,是苦厄的第一法! 超的意思,就是登彼岸之上,法都了也。 包所有,余,凡有相相,人我法我苦厄,包在。 身上的痛苦,心上的不安,有相相,粗微,都是苦厄。其全由心起,我果心,苦在何?心果,厄在何?不是不知,不是不受;因有智慧知道本空,能知而有若知,受而等於不受;譬如人同受苦,一不住,甚至苦上加苦,因苦成病;一所,心不著意,便苦厄了。 以上四句判持分,是第一段,三藏十二部一切法,持量,亦是此。通了四句,就明白心宗旨了。照此做去,自然度苦厄,了生死,出三界,成佛道,乎有余的了。凡不明心要的人,在文字上,不肯自心上;弄得有法,只好今日求佛,明日求法;下此者,求福,求神通,死要一有相的,佛道更了。深入迷途,不可痛! 佛弟子的名字,即是利弗;在乘中,他是智慧第一。 【色不空,空不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亦如是】首四句是一意思,是色空不二的道理。初不,有的,是方便的;後即是,是就是一,不能分的,是究竟;金截,毫豫。色一字,不是代表五,外面宇宙有形形色色都包在。因宇宙有,就有了我的性海,同一,是色;而我的受、想、行、,是相相,也是色。外色,都是因生,自性,,不可得,根本是性空。下是幻有,竟不可得的,所以即色即空,不是色之外另有空。透上面所的空,就知道意了。所以心的形形,亦是五流;而色的形形,全似空的起,如影的一幕一幕,是有而不可得。你莫把四句看作玄妙,是普通常的道理。你只明“一切是因生,自性,,不可得,所以是性空”。不但色如是,受、想、行、四也如是;不但五如是,宇宙有的有相相,和下面一切法,如十八界,十二因,四谛法,六度行的智得等,是相相,一切皆如是的性空。但是凡夫有,所以色不空;二乘又空,所以空不色;有菩未曾通不二的,所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破他的法。倘明白法也是本空,就了的了。 以上七句判色空分,第二段,用以通色空不二的道理。 此要到本上,在要了,故又呼其名而告之,是重的意思。 法是什?是心影,是心中起的道理。如果有象,也就有心有法了,所以是因生、生而不生,自性,物,不可得,本是空,不是造作出的空。古人:心生法生,心法,心既是幻,法是真!法是一切法,就是一切心。世上的人,是以心心,以法法,不知本空,遂他有,彼此固住了,就此多了。相字,作字解,下面正到不生不的原理。 佛上最不容易了解的就是一句,知宇宙一切一切我的思想五等等,都是不生不的。因一切是:不自生,如上面布不能自生布,是自性的,和合而生。不他生,不是靠他,不能我布,所以也不是他生。那是共生的了?不!也不是共生,因面也都是生,,只是一偶合,所以也不是共生。不因生,在的假相,似乎是生,但必由因成果;有可以成布的因,就有成布的果。以此推,一切一切是不生的,在有相,是生而不生的。既不生,即不;但在的假相,有假,只是不自,如布成灰,布不能自;不他,有火,不能了布;不共,不因,都是一理,可以推想得到的。 因不生不,所以垢、增、短、是非、好、去,一一的都是因分而生,是幻有不可得,所有的相,本是空相;因世事一不由相而成,苦也由相而立。倘知根本是因生,自性,,不可得,根本是生而不生,不有妄相,那又何必呢?既不有,亦不有;即一切法,一切法;既此用,此用;心如空,包一切,自在住,此是法空相的本面目,亦即心可心的本面目。但生久已不知的了,有全不知者是六道生,半知者是二乘,知而未者是菩,都是有。所有五部,有此岸,有入流,有中流,有彼岸而未登岸上。以上五句,判本分,第三段,修行人最要是一,切勿忽。 此是定的口。 【空中色,受想行,眼耳鼻舌身意,色香味法,眼界,乃至意界】既明白了空中的道理,那空之中有什可得呢?“”字有解:一是有,是根本不有的意思。二是毋的意思。因在有幻相,但竟是,毋庸取以有而生法,添多。所以五、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六(色、、香、味、、法)是十二入,再加上六(眼、耳、鼻、舌、身、意)共十八界,都是不可得;因是生的,自性的,的,不可得的。然而人既有此幻身,自有幻心作用,不能;佛菩也要用以度生,救世量苦,我人正要用此以般若,了生死,出三界,不人明白本空,所以法;生迷了,遂生倒,是生的大。因地生,在具足多分嗔,鬼道於多分的,畜道於多分的,魔道於多分的嗔,人道於半分的嗔,天道於少分的。、嗔、三毒,都由六根六六而起,只一空字可以化除一切。化除了,下即是菩提;所以菩提,同是西。 【明,亦明,乃至老死,亦老死】是(即辟支佛,是不曾到佛法而借因悟的)取十二因法而生,他不知道法空相。既是因,可是生不,但伊不能明空,被法住了,不得自在。那十二因即是:一、明:是去的根本,只要碰到就了。就是下去的意思。二、明行:行是行,做或善或的行。三、行:由於去的行,而起世受胎的一念,是因而成果的。四、名色:在胎中已有形而有名色。五、名色六入:是六根具足,可以和六相的了。六、六入:是出胎後於一切有所接了。七、受:接之後,就受苦受而生感。八、受:如成年以後,就有盛的欲。九、取:有了欲,就想去取得,心去四面求。十、取有:取得就有了,是有成就的果位。十一、有生:是成立了,生生不已,入未。十二、生老死:有生就有,一切本是幻泡影,必,老死是一段生死的果。但只是明未,再一,生生世世不已,遂有六道回,是明作祟。乃至字,是由明跳至老死,中略去十位。十二因,位位都依明作主,不知皆是妄心幻法起,根本有。者,也,就是之也,言亦有也,是不可得的意思。所以明非有,如空中,中事;中非,及至醒,了不可得。可惜生不能明,而下,有期,非是惑苦。已悟到十二因,原是假有的一合相;但以是定法不移,所以法不而生。 是取四谛法,而生。苦、集、、道,是名四谛,就是四重要的道理。苦是身心逼迫不安。生身有三苦:老、病、死。心有三苦:、嗔、。後世有三苦:地、鬼、畜生。更有三八苦、苦、行苦、苦苦、不知足苦、不安命苦、心寄托苦,是苦谛。是三界六道生死苦果,不由心和境集合而成,是集谛。是消的意思,一切苦,到清寂。因既,生死的患累,是谛。但要除那集合的苦,必得有道理,道是正道;做到正道,必要助道,助其一切苦,到涅,是道谛。此法以究竟,所以分段生死,或者可了,易生死不易了。倘明本空,知此四谛法,不一的生;不但是果上色空,是因上色空,不必取,便了。 是菩的。菩取六度行法,以有智慧可得,有生可度,有佛可成,心中不免具此波蜜的行相,微的法不曾,所以不到究竟涅地。前阿佛如何是地性?佛行六波蜜行是地;如我能布施,因他人不肯布施而生,是地;我能持戒等等,因人不能持戒等等,心生恨,是地。就是陀上的,是名染法,染糊了。且有智智,都是幻心作用,分二。同是性空,更有何法可得?世尊昔在燃佛所得佛授,成上菩提,世尊不取以,因知道性空!少法可得,不名菩提而已。所以菩必到法我的候,才是。 是一句,言上面五、十八界、十二因、四谛法、六度智得一切本空,仔推求,所得。以上十三句判法用分,第四段,空了之後,般若法用自然,也不受法了。 就是菩,此指已登佛位的明心菩,又名士、大士;又精勇猛,堪以荷如事的人。 他因依自性的金般若,能超登彼岸的故,所以有下面的受用。我知道修行不是利,更不能名,名利是生死最毒的;名利的心不死,永出的日子。因此因地要正,要在自性上打算,老老,真究,不要在神通奇特,出玄妙上求,毫不住生死的。菩尚不能般若,何我,了般若之外,更有何法?是成佛的根本件,肯向法上走的,才是有智慧的人,此生可成就。 心,是毫,人空法空,寂安的大自在心,世出世一切一切皆量等空,有,包有,了。心且不有,何依?苦厄安在? 心既是空,白天有想象,夜自,正如千眼千手,照十方,有倒?凡人恐怖,先有一得失心,就是有我的果,正是六道生死的性。如能心空法空,登於佛位,生死已了。菩再世,是大悲力,不是力,自然有恐怖,倒想,都了,到了生已,寂的境界了。 涅是清的意思。二乘人是有余涅,不是究竟;究竟涅是佛位,名余涅,涅亦不可得。所成了佛,也有成佛的法。本涅是生死的,既本有生死,亦安有涅,不同是假名了。是菩的果德。 在佛,去佛,未佛,包括三世一切佛,不已成未成,都是一平等。知迦陀是果上佛,我和六道生是因上佛,性自平等,所以不可自,也不可人。 【依般若波蜜多故,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三世佛,也不由此法而得上菩提。一切大智慧,不由自性佛母所生,生是的意思。得,正是得之得;必得心中了所得,然後本的面目斯得。此人,我,生,者,寂然不,而妙用沙,由此,是佛的果德。阿耨多是上,三藐是正等,三菩提是正;就是上正等正,是言佛的意境。你想佛也不能此法,生可自外,另途,非倒!所以不自求而他求,都是因地不正,以自! 以上十句判果德分,第五段,是到果德地位,一切才算,才是究竟涅,都空成就,法。又以上可算是上半部心,此法。下面再翻身,金:“此法。”要人不要,也不要,正般若住的妙用。若再深一,心既不有,法於何依?既有法,更不到的了。所以,涅生死等空。 以下是入,明一知字的妙用。知字是照知,表明悟後的意境,仿佛是而有;不知知字也是法,也是性空,一的生,的法用,即是知而知,生而不生;所以不明生的道理,就不能知真空的道理。前一空字,是般若的;此一知字,是般若的用。所以表般若的至德,可形容,可言表;至此言道,心行;惟有神,惟有,正是冷暖自知的候。 【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上咒,是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不】六句是的句。咒是密意,以定如是曰咒,如令速曰咒。以所不包之大;以所不通之神;以所不照之明;以可比可再加之上;以竟平等之等等;空不偏空,有不著有,於寂住的性中,能沙妙用。六祖:何期自性本不生,本不;何期自性能生法。前之,此之用;故能除一切苦,真不。你想世上的人,一人有的痛苦,哪一人能了佛法,佛法又何曾迷信呢! 以上七句判知分,分第六段,要才知境界,不是靠文字可以得知的。所以得知的必要真究,自性上用功,是不借考了。之,心通才是最大神通;但心不空就不能通,不通就不能明,不明一切智慧被明所覆,不能。一分是心到了真空的境界,自然有多力量;不是有苦再除,使一切苦厄所依附,根本苦厄的了。 【故般若波蜜多咒,即咒曰:揭谛揭谛,波揭谛,波僧揭谛,菩提婆诃】梵咒本不翻的,因怕持的人著了解,反而添知,心了。但此是自利利他的,不能忘生,了大悲本。姑咒略述一二:揭谛揭谛,是度去呀!度去呀!波揭谛,是向彼岸度去呀!波僧揭谛,是彼岸大家度去呀!菩提婆诃,是速速到菩提呀!以上六句判秘密分,第七段,只有自己知道,法出口的意思。 佛的三藏十二部,是心,心是心精。大凡人有七心,每每自己不知道的,那六是六道心,每日流勿停;忽而天道心,忽而人道心,又忽而三道心,是主的逐境流浪心。下等的人,且不知道什是叫做心,中等的人才知道善心心的分心,上等人是多有向上的心,可以得人天的好果。有第七心是空心,是上的心,是住的心,是有主的心,是清自在的心;心不是修到是不知道的,二乘人和乘菩也不知道的。佛:微生到可去,只是火不能去。生的心到可,只是不肯向般若上去,就是不知道那第七心。心是出世的心,明了心,去成佛就不了。生在此岸,是六心,超登彼岸,便是那第七心的心,正是毫的心了。但人不六心上下手,就不能出世,要上透,上打,方可成佛。譬如人已落在泥坑,必要泥拔出,所以世法正是出世的。人先要明白是什?是我的六心。

唐三藏法玄奘(大正藏No. 251)

南世音菩!南世音菩!南世音菩!

自在菩。行深般若波蜜多。照五皆空。度一切苦厄。利子。色不空。空不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亦如是。利子。是法空相。不生不。不垢不。不增不。是故空中色。受想行。眼耳鼻舌身意。色香味法。眼界。乃至意界。明。亦明。乃至老死。亦老死。苦集道。智亦得。以所得故。菩提。依般若波蜜多故。心。故。有恐怖。倒想。究竟涅。三世佛。依般若波蜜多故。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上咒。是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不故。般若波蜜多咒即咒曰

佛弟子妙音以此功德:佛土 上四重恩 下三苦 若有者 悉菩提心 此一身 同生!

揭帝揭帝 般揭帝 般僧揭帝菩提僧莎诃

南大慈大悲阿陀佛 南大慈大悲阿陀佛 南大慈大悲阿陀佛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发bifa88网页版发布于历史事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心》是篇真正教人悟的文章,故般若波蜜咒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