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bifa88网页版-必发娱乐官方网站手机版

形成2万清军株守平壤,朝廷任命叶志超为平壤诸

2019-10-14 14:38栏目:历史事件
TAG:

在甲午中日战争中,左宝贵是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血战疆场,壮烈牺牲的第一位清朝高级将领。 由皮匠到将军左宝贵(1837—1894年),字冠亭,山东费县地方镇(今山东省平邑县地方街)人。他诞生在一个贫苦的回族农民家庭里,少年时父母双亡,靠当皮匠艰难度日。有一次,左宝贵给官兵补马鞍,劳累了一天,官兵不给钱。左宝贵气极了,打伤官兵,被迫逃走。左宝贵背井离乡,四处流浪,无法谋生,只得投奔军营,当了一名清兵,开始了戎马生涯。左宝贵吃苦耐劳,战斗勇敢,积功累晋至建威将军。1875年,他率部随刑部尚书崇实到奉天吉林两省查办事件,从此以客军驻防沈阳。左宝贵一贯“治军严肃,重文士,爱材勇,有奇技异能者,辄罗之麾下。功不吝赏,罚不私刑,士乐为用。”他率领的部队在清军中是战斗力较强的。1880年,左宝贵奉命统率奉军。第二年,清政府任命左宝贵为广东高州镇总兵,仍留驻奉天。左宝贵为人正直,性情慈善,热心办理地方公益事业。在驻军奉天期间,他曾经“先后设立赈灾粥厂、同善堂、栖流所、育婴堂,县治四境,津梁道路,多宝贵捐廉葺修。” 平壤保卫战的实际统帅 甲午中日战争前夕,日本帝国主义不断增兵朝鲜,抢占军事要塞,积极筹划入侵中国。左宝贵洞察日本的阴谋,立即派人到朝鲜汉城侦探敌情,绘制地图,为赴朝抗日作准备。他认为,“朝鲜为中国门户,奉省为扼要之区,所有海防江防宜俱加周密。”因事关重大,左宝贵“禀请添军置炮,预备不虞。” 由于朝鲜形势吃紧,清政府于1894年7月21日派遣左宝贵、马玉崑、卫汝贵、丰升阿分别率领部队开赴朝鲜,增援驻守牙山的清军。这四路大军总计29营,13000余人。 1894年7月25日晨,日本陆军在朝鲜牙山口外袭击清军运兵船,当天夜里,日本陆军向驻守牙山的清军进攻,甲午中日战争爆发。8月初,四路赴朝援军抵达平壤。左宝贵与诸将商议挥师南下,联络驻守牙山的清军叶志超、聂士成部,南北夹击日军。突然,电讯传来,牙山守军已于7月29日在成欢战败。援军南下的计划破产了。左宝贵得知牙山清军聂士成部拚死抗敌,因势孤力单,不得已突围而出,立刻“派人改高丽装,出探三百余里,始将牙山清军接进平壤。”为了同日本侵略军持久作战,左宝贵积极筹集粮草,并派人回沈阳取棉衣。 牙山清军主帅叶志超没有跟敌军交战就绕道数百里于8月下旬逃到平壤。他谎报战功,骗取了清政府的信赖,被任命为平壤各军总统。败将升官,全军震惊,诸将不服。身为两万清军统帅的叶志超,整天吃喝玩乐,对平壤战守漫无部署。 9月4日,左宝贵打探到日军分四路进逼平壤。他建议: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敌人一路,以收取各个击破的效果。他的建议受到诸将赞成。左宝贵调集马步兵15营7000人,分左、中、右三路,向平壤南面中和、黄州方向出击;又集合3000兵力,向平壤东面元山方向挺进。当时,“各统领奋勇争先,均挑八成队前赴中和。”这两支出击部队起程不久,叶志超听说日军已进到成川,距平壤不足50公里,平壤后路危急。他火速召回出击部队,放弃了主动进攻日军的有利战机。 9月14日,日军完成对平壤的合围。左宝贵找叶志超商议防守计划。叶志超主张弃城逃跑,少数贪生怕死的将领随声附和。左宝贵气愤地骂道:“若辈惜死可自去,此城为吾家矣!”当天晚上,叶志超召集众将会议,正式提出弃城北逃的主张。当时诸将一半赞同,一半反对。左宝贵慷慨陈词说:“敌人悬军而来,正宜出奇痛击,令其只轮不返,不敢再正视中原。朝廷设机器,养军兵,岁糜金钱数百万,正为今日,若不战而退,何以对朝鲜而报国家?大丈夫建功立业在此一举,至于成败利钝暂时不必计也。”左宝贵的豪言壮语,激励着诸将。为了防止叶志超潜逃,左宝贵派亲兵对叶志超进行监视。“至是叶之威信完全坠地,其号令不行。”左宝贵成为平壤保卫战的实际统帅。 翠翎鹤顶城头堕 9月15日凌晨,日军对平壤发动总攻。左宝贵率奉军负责防守城北牡丹台、玄武门一线。牡丹台是平壤城的制高点,日军把它作为主攻目标。在牡丹台、玄武门一线,日军集中了进攻平壤总兵力的1/3,企图一举夺取制高点。黎明时分,日军以战斗力最强的朔宁、元山两个支队,分别由东北、西北向牡丹台外侧清军的堡垒攻击。守垒清军顽强抗击。左宝贵“自至城上指挥,我军力御之,倭人死伤无数。”日本军官举着战刀,逼迫士兵冲锋。6时12分左右,“彼我之枪炮最为炽盛,硝烟与朝雾相混,几乎咫尺莫辨。”敌人调集炮火对准清军的堡垒逐个猛轰,“山炮榴霰弹频频在垒上爆炸”,清军“仍坚阵应战”,一直战斗到8时,牡丹台外围的堡垒全部落入日军手中。日军朔宁、元山两支队会合,从东、北、西三面包围牡丹台,实行“三面合击”。 牡丹台“据全城形胜”,清军在左宝贵指挥下,凭险据守,用速射炮猛轰冲锋的日军步兵,敌人伤亡惨重,无法前进。为了掩护步兵冲锋,日军集中所有重炮,“专注我牡丹台垒排轰”。敌人的炮火首先把牡丹台堡垒的胸墙炸毁,接着清军的速射炮被击坏,清军伤亡不小。日军乘势蜂拥而上,牡丹台终于陷落了。 屹立在玄武门城楼上指挥战斗的左宝贵,见牡丹台丢了,“知势已瓦解,志必死”。他遵照回族礼俗,先期沐浴,然后身着御赐朝服。只见他头戴翠翎鹤顶的红缨帽,身穿黄马褂,“登陴督战,往来指挥。部将杨某劝他摘下头上的翠翎鹤顶①,脱下黄马褂,以免引起敌人注意。左宝贵坚定地回答:“吾服朝服,欲士卒知我先庶竞为之死也。敌人注目,吾何惧乎?”左宝贵亲自燃放榴弹巨炮36发。日军发现了左宝贵,枪炮一时密集向他射来。酣战中,一发敌人的炮弹,将清军的榴弹巨炮炸毁,弹片贯穿左宝贵的肋下,血透征衣。左宝贵裹创再战,部下想扶他下城,“宝贵叱之”。阵前将士,在左宝贵视死如归的精神鼓舞下,都下定同敌人血战到底的决心。战斗从黎明打到午后,持续了十几个钟头。这时,日军调来野炮轰击玄武门城楼。一颗开花炮弹在左宝贵身边爆炸。左宝贵中弹身亡。 左宝贵壮烈牺牲后,平壤失守。部将杨某把左宝贵尸体横在战马上,想从玄武门冲出去,不幸中伏。杨某战死,左宝贵的尸体遗弃在朝鲜平壤的土地上。 1895年,在左宝贵的家乡,建造了一座左宝贵的衣冠冢。冢里埋葬着左宝贵生前穿过的一双靴子。墓前的神道上,耸立着一对雕工精巧的华表和两尊雄壮威武的石狮子。如今,山东平邑县已将左宝贵的衣冠冢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供人们凭吊和瞻仰。 注释: ①左宝贵为记名提督高州镇总兵,二品,赏黄马褂,双眼花翎,冠顶用珊瑚珠,俗称红顶子,转为鹤顶。

战斗打响后,清政府不能忍受凌辱,还是准备打一场。7月14日,皇帝即降旨命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速为筹备,即派一军由北路进发,另派南路军由海路接应叶志超军。 从7月21日开始,南北两路援朝军同时分批登程,其中南路援军在丰岛海战中被日军歼灭,北路入朝之援军即所谓四大军,包括盛军、毅军、奉军和奉天吉林练军,李鸿章让他们驻扎朝鲜北部重镇平壤,“会合各军,图援汉城”。 卫汝贵率领的盛军和马玉昆率领的毅军首先于8月4日入驻平壤,其次是和左宝贵率领的奉军,最后赶来的是丰升阿率领的奉天练军盛字营和吉林练军,于8月9日赶到平壤,终于形成四大军会师之势。四大军共计32营,合计13526人。史称四大军入朝。 战争部署 8月21日和28日,叶志超和聂士成先后率成欢战败归来的残兵进入平壤(聂士成在9月2日离开平壤回国),朝廷任命叶志超为平壤诸军总统。清军按李鸿章“先定守局,再图进取”的方针,在平壤赶修工事,择险分屯,同时又在平壤后路各地布置兵力。清军驻守平壤的总兵力,计步、马、炮约15000人,拥有野炮4门、山炮28门、速射炮6门,贮存足够全军一个月食用的军粮。 早在1894年8月1日正式向中国宣战前,日本政府就对战争的发展做出了各种估计和设想,并据以制定了“作战大方针”。其要点是:作战准备分两期进行。第一期,派陆军进入朝鲜,牵制清军;同时,出动海军寻求与中国海军进行主力决战,夺取黄海及渤海制海权;第二期作战视第一期之海战结果而定。 为以保周全,日本还制定了三种方案: 如海战胜利夺得制海权,即运输陆军在渤海湾头登陆,于直隶平原与清军进行主力决战; 海战结果虽不能夺取制海权,然已使中国舰队不能驶进日本近海时,派陆军前进,驱逐清军出朝鲜,扶植朝鲜“独立”; 若海战失败,制海权为中国海军所夺,则加强在朝鲜的防守,击退清军的进攻。但日本政府考虑到海军主力决战何时进行难以拟料,且海战即使胜利,由于气候和运输条件,若进行直隶平原大决战,至少须待来春冰雪融化。因此,大本营根据实际情况,决定首先实施“作战大方针”的项方案。 8月14日,大本营将“作战大方针”及实施项方案训令于各师团长。同时增派第五师团及第三师团一部入朝。9月1日将入朝的第五、第三两师团编成第一军,任命陆军大将山县有朋为军司令官,指挥朝鲜境内的攻势作战,向驻平壤清军发动进攻。 日军向平壤的进攻共分四路,采取分进合击,四面包围的战术: 由大岛义昌少将率混成第九旅团,自汉城出发,循汉城至平壤大道,达平壤大同江南岸,以牵制、吸引清军,便利其他部队由平壤左、右翼及背后进行包围攻击; 第五师团本队由师团长野津道贯亲自率领,自汉城发兵,出江西郡进攻平壤西南面; 由陆军少将立见尚文率领的第十旅团,称朔宁支队,亦由汉城出发,由麦田店渡大同江,绕攻平壤东北; 由日本海运至朝鲜元山登陆的日军,称元山支队,在步兵第十八联队长佐藤正大佐指挥下,由元山出发,渡大同江进至平壤西北之顺安,切断清军向义州的退路,并与朔宁支队会合,共同担当平壤北面的攻击。 清军在平壤的防守部署是: 在大同门外大同江面搭浮桥一座,以通往来。江南岸构筑堡垒五处,由毅军及盛军一部防守,统归马玉昆指挥; 城南外廓筑堡垒及兵营十五处,其南端由大同江北岸修筑长达二千米胸墙一道,墙下布雷,为南面第一道防线。由盛军及奉天练军盛字营驻守,归卫汝贵指挥; 城北牡丹台筑堡垒一处,牡丹台外侧沿丘陵高地自东北向西北修堡垒四处,奉军及奉天练军、江自康仁字营驻守,由左宝贵指挥; 内城之景昌门至七星门一线,由叶志超所部芦榆防军驻守。 大战在即 这是一场清军占据优势的大战。 首先是地形优势,平壤是朝鲜平安道首府,山环水抱,城墙高大坚固。共有城门六座:南为朱雀门,西南为静海门,西北为七星门,北为玄武门,东为长庆门,东南为大同门。玄武门跨牡丹峰修筑,由于牡丹台紧靠城墙,因而成了守卫平壤的关键,城东又倚大同江为天险,总之平壤城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其次清军兵员、武器、粮食都很充足,足以以逸待劳,击退来犯之敌。 另外,朝鲜官民也大力支持清军,清军入驻平壤后“朝鲜难民、义团等箪食壶浆,馈遗不绝”,平安道观察使闵丙积极协助清军作战,而在汉城的朝鲜统治者兴宣大院君李应亦暗中向清军传递情报,企图里应外合击退日军。 反观日军,并不得朝鲜人心,日本史料记载“所有地方之韩人见我军则回避逃匿”,被日军强征来的朝鲜夫役,“皆怀畏怖,不肯服役,强使服役则中途逃窜,比比皆是。因此,我北进各队及元山支队,其行进途中备尝给养缺乏之苦。师团本队除粗米饭外,副食毫无,仅以一匙之盐,供数日之食”。一路上还不断遇到朝鲜人的偷袭。 遗憾的是,即便清军有这些优势,并未主动进击,扭转战局。 特别是清军军纪败坏,令原本盛情欢迎的朝鲜民众寒心,正如目击平壤之战的朝鲜人朴殷植所说:“始清兵渡江,我民争箪壶迎馈,而乃肆盗掠,大失民望”。总之,清军没有充分利用这些优势,最终导致失败,以至于影响了整个战局。 当日军向平壤进发时,清军并无积极措施,8月31日,叶志超电告李鸿章,主张“俟兵齐秋收后合力前进”,李鸿章竟认为是“老成之见”。直到朝鲜平安道监司闵丙电告日军正向平壤扑来,李鸿章才意识到事态严重性,急电叶志超“预备进占”,光绪帝也对叶志超很不悦,下旨要平壤清军“不得以兵未全到,束手以待敌人之攻,而于敌之分兵修道,听其自由往来,不思半济而击之术也”。叶志超只得命各军加强派哨,探敌行踪。 9月6日,左宝贵派奉军哨官傅殿魁率骑兵一哨出探,进至黄州东5里时,与日军第九混成旅团先头部队一户兵卫步兵少佐所率第十一联队第一大队遭遇,双方交火后,奉军以敌我悬殊太大,即撤队回营报告。 当天,叶志超获悉日军大队即将来攻,便召集卫、左、马、丰等将领会议,决定各军抽调八成队,合计7000余人,酌带行粮,于9月7日晨渡江至中和郡,相机迎击;各营留二成队,仍扎平壤老营,在中和,清军因夜黑看不清,竟自相残杀,死20人,伤100余人。 叶志超便于当天飞函前敌调各军回防,从此,各军坚匿平壤,龟缩不出。而日军则利用这个机会顺利完成了对平壤城的包围。 日本第一军司令官山县有朋大将于平壤之战的前两天到达汉城时,即向麾下的军官们训示:“万一战局极端困难,也绝不为敌人所生擒,宁可清白一死,以示日本男儿之气节,保全日本男儿之名誉。”虽说是为了激励日军将士发扬武士道精神,却也透露了他作为日军主帅,对取得这次战役的胜利并无绝对的把握。可惜,他高估的清军的实力和状态。 9月13日,四路日军均已逼近平壤,元山支队进至顺安,切断了清军退往义州的后路。 14日清晨,元山、朔宁两支队一齐发起攻击,攻占城北山顶清军营垒数座。左宝贵亲自督队争夺,受叶志超掣肘未能成功,只得率部退入城内。 当晚,叶志超见城北形势危急,主张弃城逃跑,他说:“敌人乘胜大至,锋芒正锐,我军弹药不齐,地势不熟,不如各整队伍暂退州,养精蓄锐,以图后举。”当时诸将依违参半,只有左宝贵痛斥:“敌人悬军长驱,正宜出奇痛击,使只轮弗返,不敢窥觎中原。朝廷设机器,养军兵,每岁靡金钱数十万,正为今日耳,若不战而退,何以对朝鲜而报国家哉?大丈夫建业立功,在此一举!至成败利钝,不遑计也。”他慷慨陈词,怒色形面,恳望叶志超“同心合力,共济时艰”。 左宝贵遂派亲军监视叶志超,防止其逃跑。主帅失去作用,清军在之后可以说是各自为战,也为清军的失败埋下伏笔。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平壤之战

1894年9月,在中日甲午战争中,中日两国陆军在朝鲜平壤进行的一次重要的大兵团作战。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发bifa88网页版发布于历史事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形成2万清军株守平壤,朝廷任命叶志超为平壤诸